第二章 三年(1 / 2)

逆天宿命論 L承 1984 字 4个月前

蓬萊山處,老道帶著這孩子跨了東海,來到他的居處。臨到島上時,海島下探出一個龍頭似的怪物。喃喃道

“道長,這些日子並無那二人拜訪”

道人看著懷裡的孩子道

“我知道了”

那怪物探出巨頭望著道人懷裡的孩子說

“他怎麼有守護獸,還是上古神獸”

九龍真人甩了甩拂塵,打開結界往裡飛,且說

“這是他們二人的孩子,想必是沒有時間來我蓬萊,算準了今日我會去東海,所以才把孩子放在那裡。”

道人看著那嬰兒懷裡的玉佩。若有深思、那像龍的怪物道

“知道了”

沉入海底。

蓬萊山,本為仙山,仙氣處處縈繞,剛入結界就飛來白鶴前來接應,想必這就是九龍真人的坐騎了。道人腳踩仙鶴往山頂飛去,山頂處生著一片竹林,茂密的很,道人習慣性的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,對著那個瞪著眼睛看他的孩子笑說

“到了。以後你就跟著我吧”

道人把著自己的胡須笑著看著懷裡的孩子,你既然都是到了這裡,名字肯定是必須有的,再說你父母可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名。道長自言自語說

“我在瑞雪中發現了你,帶一瑞字,你父親本姓秦,本就姓秦。且你平安度過一場劫難,即是安字。不如你就姓秦名瑞安罷。”

懷裡的孩子瞪著眼睛看他自言自語,胡須一飄一飄的,拂在他的臉上癢癢的,開始打不出噴嚏就擺著小手麵帶委屈,這會兒打出了噴嚏,心裡也是好受了。就咯咯直笑,看的道人也是哈哈直笑,他想這肯定是這小子喜歡他起的名字就說

“你也喜歡這名字啊?如此甚好,你就叫秦瑞安,我就是你師傅”

說著就拿出自己懷裡的飛劍,口念咒語

“咻”

的一聲,沒入秦瑞安的體內,癢癢的,弄得這孩子咿呀咿呀的叫。

道人心裡看著這個水嫩水嫩的娃娃心裡說不出的喜歡。隻是口裡默念

“尋道千萬載,孑然一身孤,何說是天倫,不如一家樂”

道人召回那二獸說自己要去給這小東西尋奶喝。讓他們照看著,說著就去駕著仙鶴往山外飛,山高入雲,這給小家夥尋奶也真是煞費苦心,九龍雖是這蓬萊山的修仙人,這蓬萊是他的道場。

但是這一生一靈都是有生命的,天道循然,也是由不得他去造次,先是找了虎類,彆說取滴奶,就算是近了這動物麵前,它都要做出示威,打著自願的原則,然後尋著了狼族一類,狼天性狡猾,對於尚未通靈的動物,他們隻是本能的護著自己和自己孩子的安危,九龍退出洞穴,這尋奶也是個技術活,要想長久還必須避免這些動物的反感。

最後他不知是尋到了哪裡,到了山底看到了麋鹿,這小麋鹿一瘸一拐,母麋鹿也許是敦促她走快些,於是就用頭頂著小麋鹿前行,嘴裡不停的發出嘶啞的聲音,像是預示著什麼。而果不其然的是,九龍看到了樹叢裡的一隻白虎,趁著母麋鹿不注意之時,狂奔而至。處於本能的母麋鹿隻能丟棄自己的孩子逃命,這白虎一口咬斃了小麋鹿,一擊得手再沒追下去。

萬物皆有情,母麋鹿逃到河邊喝水之時,九龍分明看見了那隻母麋鹿眼角的淚痕。

九龍想就尋著這隻麋鹿吧,他在想著這隻麋鹿大抵是脫了鹿群。自己不帶她回去,那麼她也是必然也是難逃死亡,不如帶上山,見那小麋鹿一瘸一拐,九龍想肯定也是剛剛出生不久,因而他一甩拂塵,口中默念法訣,母麋鹿便騰空而起,嚇得四處逃竄不停嘶鳴,但是都是無果。見到是一人類,難免躁動不堪。

隻是帶回去的時候,九龍沒有解除禁止,口中喃喃說

“我尋你前來隻是想你幫上一個忙,你看那孩子,生的還小,也是需要哺育,我不會傷你的性命,隻是需要你每天每時定量的哺育他,自然我不會虧待於你,你跟我在這山頂,也可以助你早日修成正果。加上你的孩子已然離去,你應該不會有什麼牽掛”

說著就一擊光印打入那麋鹿體內,麋鹿像是聽懂了什麼,漸而麋鹿的禁止解除,她便能活動自如,隻是口中嘶鳴,忽然的跪下,眼裡掉下一滴不知名的淚。九龍一甩拂塵又是一擊光印道

“這是你的造化”

因而麋鹿每天除了出去覓食便是回去用自己的奶水哺育那個孩子,麋鹿吃的是山中漿果,所飲的是九龍與那孩子的泉水,而似乎沒有什麼不妥。隻是麋鹿漸而毛色越來越純正,看上去更比以前美麗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免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