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分彆(1 / 2)

逆天宿命論 L承 2007 字 4个月前

東海漁村處,海浪陣陣的翻滾,十二月的天格外的寒冷,海麵上升起了霧,這是一年的海霧時節了,這個月度是海妖們的日子,漁村的漁民們早早的關門閉戶,海上似有若無有著山的影子,那是蓬萊。隻是可見而不可入罷了,聽聞曾有人搖船去尋蓬萊,尋得仙山和神仙,苦搖獨舟三十載,無功而返。人妖有彆,時間分彆也是明顯的、

寒風淩冽,頭綰發髻的女子麵若梨花,一處榕樹下男子輕聲說:

“就把他放這裡吧”

女子頓頓先是氣憤的生生的瞪了一眼,然後卻眼睛紅著輕聲說:

“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?天哥”

男子走過去溫柔的擦掉女子臉上的淚苦笑道:

“我自己的孩子我何嘗舍得,可是我們怎麼去保護他呢?帶著他和天地為敵嗎?”

男子看著她懷裡那個粉雕玉琢的孩子,睡的正安穩,心裡怔的下就疼了,僅僅才生下幾月卻被迫著扔下他。這個父親如何是稱職的呢?隻是記憶拉著他去了那日。

金殿外人山人海,人、妖、魔、鬼、神、五界尊者帶著手下打破結界,聲聲要他交出這個孩子,他不許,他的府邸被掃蕩的一乾二淨,五界尊者聯手隻是想要留下這個違背天地準則的孩子,亂了秩序的生命是不被允許活下的。就在他帶著繈褓中的嬰兒被天羅地網困下的時候。九天下降下了九道霞光,他和孩子都被帶到這裡。

他醒神回來的時候,天空下起了雪,他摘下自己胸前的那塊玉石掛在孩子的胸前上。一道祥光飄起,飛雪被隔在外麵。

天空漸漸的飄了雪,女子看著自己懷裡的孩子,她不禁的哭了,念叨說:

“七月時,你就在娘的懷裡爭著要出去見見這世麵,九月時你出來帶給娘十分的驚喜,娘每每看到你都是不一樣的驚喜”

女子忽然忍著了哭泣低聲喃喃,笑著撫了孩子如雪的肌膚。自言自語說:

“隻是突然要和你分開了”她哽咽的難以說出話,她看著轉過身的男人,她認真的說

“可是天哥,我還沒有聽到孩子叫我一聲娘啊”

女子哭的梨花帶雨,隻是她沒看到有那麼滴淚順著他的臉頰就那麼悄無聲息的滑下。他隻是望著天邊,忽然天際劃來一道霞光,忽然他拉著他身旁的女子,接過孩子放在榕樹下。轉身遁在虛空之中。

她說

“我還沒看到他最後一眼啊”

她先是捶著他的胸膛哭喊著,或許是離彆來的悲傷,她的哭聲就漸漸的成了低泣聲,伏在他的胸膛上。透過那層迷霧,他捂著小小的手,捏成了小拳頭,咧著嘴對著那個男人笑,他看著也笑了。笑著笑著就哭了,他就要落下的那滴淚,忽然被他手上的結印蒸發掉了。隻是他不想讓她看到他的軟弱,因為他是一個男人。

刷!!!

天空變得格外的流光溢彩,五天外來了一群人,各色各樣的人。幾人踏空走向前去,來到方才二人消失的地方,

“人皇,他們的氣息從這裡消失了”

“尋他還不難?”

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走到前去,嘴裡念念有詞道,手中結印

“無極變換,萬變有一,生生滅滅,其像猶存”念畢。口中單喝一聲

“開”

神奇的事情發生了,方才二人在這地方的一舉一動都可以看見。隻是他們看不到孩子,中間那段像是被抹除掉一樣。聽不見言語,隻是可以看到二人的動作,隻是看得出來他們極其的悲傷。

“虎妖王,你這功法不如叫鏡中月罷”一個形影不定一團黑霧樣的人傳來似笑非笑的聲音,顯而易見這就是所謂鬼一類的罷

“道兄這是何話”那虎妖王不忿

“鏡中月,水中花,一場空”

“那你倒是用上你鬼族功法查看這二人哪裡去了?”

這是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笑道

“你我幾人本就是尋這逆反老祖宗的規矩的叛反賊而結盟,今日你我在這裡起哄作甚,不如你我合力借助這妖族的功法仔細查看他們的去向。畢竟違背了老祖宗的規矩的後果都是不堪設想的。你覺得呢?人皇”

“道長所言極是,我們暫時的結盟不應以以往的恩怨而有所非言。所以還請各位出力吧”

幾人思忖下道

“也是,雖然道不同,但是畢竟都是為了老祖宗定下的規矩。”

老道人笑說

“那也可得麻煩人皇了,借用你們人族仙器了”

人皇思忖了下笑說,

“這個必然”

隻是見他口中默念咒語召喚出一個像是羅盤樣的東西,憑空停留在那虎妖王幾丈前的地方。

“可以了,大家一起合力吧”

“好”眾人異口同聲道

举报本章错误( 免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