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雁霞仙子(1 / 2)

雁霞穀 有隻鹿叫溫溫 1037 字 4个月前

老穀長還卑躬屈膝地立在一旁等待回複,麵上雖未露半分情緒,可心底早已惶然不已。

今日這決定其實也是一賭,他沒有按照規矩等候鳶姑歸來再上告,而是直接向雁霞仙子求情。此事若是讓鳶姑知曉,怕不止涉及此事之人被趕出穀外,就連穀長的老小全家,也會被統統發落。

可他彆無選擇,若是不忍眼睜睜看著那小姑娘受到處罰,就隻能冒著風險僥幸求一次情。

他在賭,賭雁霞仙子是否真如傳聞中淡漠至不近人情。還是傳聞有假,仙子善有憐憫之心,縱然是一點點,也不枉他此舉。

雁霞仙子撐著竹傘,瞻沿低低地遮住傘下的人,看不清半分麵容,可曲跪在地上的老穀長卻明顯的感覺到有一道目光,冰冷地直直投射而來,鋒利刺在他彎著的背脊上,仿佛望穿他所有的心思,卻偏偏不道一語。

這種被晾著的感受,委實不好受。

有朵冰花從天而降,無端端落入老穀長肩頸衣裳間的縫隙之中,觸及溫熱的皮膚那瞬間,老穀長渾身一顫。

霎那間突然醒悟,自己竟做了如此膽大包天之事,剛剛那會子,他竟敢妄自猜測仙子的想法,老穀長開始瑟瑟發抖。

可又如何,木已成舟,跪也跪了,情也求了,隻能等待發落。

雁霞仙子安靜無言,隻是眉間神色一斂,清冷的氣息穿梭進雪花之中,周身溫度似又低了幾分。老穀長低垂著頭埋著身,不敢有任何妄動。

恰逢此時,一股寒風夾雜著暴雪怪異淩厲而來,雁霞仙子微皺著眉頭還未舒展,應聲抬眼望去,隻見本就被冰雪覆蓋的雁霞穀未曾融化,又被厚厚得鋪滿了一遝純淨無比的白色。

雁霞卻隻覺得這白色在此刻刺目的緊,心口似被這冰冷的霜雪堵住般,沉悶地令人莫名不安。

剛剛那會還在祈禱這雪能聽得懂人意,望它停下。

可這廂,不過轉眼間,卻比原先更變本加厲。

連日來的疲憊還未曾散去,此時又徒增煩惱,身心俱乏,眼角的餘光還映著老穀長俯伏在地的身影,雁霞隻覺得頭疼。

大事未解,善不知雁霞穀如今究竟是福是禍,又何來精力去細想一些無足輕重的小事。

“罷了,”雁霞揉了揉抽疼地厲害的額頭,緩緩道:“救便救了,待那個人清醒過來便立即送他離開,走前要記得取雁霞峰下的一蠱泉水贈與他,聽清了嗎?”

話音剛落,老穀長眼淚差點都掉下來了,大驚之後的大喜使他語無倫次,連身子都幾乎跪不穩,他哽咽著嘶啞的聲音道:“聽…聽清了,謝…謝仙子寬恕。您的大恩大惠,老朽與雁霞穀民們,此生定不會忘。”

雁霞揮了揮袖子,示意已明了,倏爾間轉身,踏著積雪,繼續緩步撐傘而上行。

不到一刻鐘,待老穀長抬頭時,她纖細的身影已消失在風雪交加中。

老穀長站在原地,背向又漸結起小冰塊的已洛湖,正麵被冰雪覆蓋的山路,屋頂,深深地歎了一口氣。

如此外麵的世界凶狠惡劣,他們好不容易來到這裡,得了雁霞穀和雁霞仙子的庇護。本來已是天大的福氣,卻還因為自己的過失冒犯了穀規,還要前來麻煩雁霞仙子饒恕。而在求她饒恕之前,還以小人之心去猜測仙子的心思,當真是心底難受的很。

老穀長覺得羞愧難當,懊惱不已。

奈何錯已錯,事已做,隻得在心底暗自下定決心:此生,隻要仙子需要他,雁霞穀需要他,縱然上刀山下火海,他都定萬死不辭,不能負仙子的恩惠!

举报本章错误( 免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