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雁霞仙子(1 / 2)

雁霞穀 有隻鹿叫溫溫 1035 字 4个月前

傘下的人輕拂手,聲音淡淡傳來:“無礙,穀長不必多禮,請起吧。”

穀長遵命起身,其餘人自然也跟著站起來。

薑兮虞的臉掩在竹傘之下,叫人看不清神色,也未有下一步動作,穀長等人也隻端正惶恐地立在一旁,待她吩咐。

半晌,前方竹傘輕曳,積落的雪花絮絮而下,而傘下身影卻未動半分。隻聽得一道清冷的聲音恍惚間在前方傳來,向他問道:“鳶姑呢?”

“前幾日穀外蜀山無念道長飛鴿傳書而來,說是有事相求於鳶姑,煩請她出穀一趟,鳶姑思慮再三,最後應下了。自此已有三四天,還尚未歸來。”穀長畢恭畢敬地如實交代道。

“如此?”薑兮虞輕聲呢喃道,尾音卻輕提,有些狐疑怪哉。

鳶姑素來不愛與外人來往,平日裡壓根不出穀,無論何人來請,皆閉門不見,態度冷淡至極,無意中不知得罪多少門派。

卻不知此廂為何,蜀山無念道長一請,便出穀了,一去還三四天未歸,實在怪哉怪哉。

薑兮虞思無解,複又問道:“你可知,那道長請鳶姑前去,所謂何事?”

穀長搖搖頭,“這,老朽便不知了。”

未得到答案,她也不強求,收回眼眸中的疑惑,神色恢複如常,淡淡曰:“也罷。”待鳶姑回來便知答案,不急於此時,她遣退眾人,“那便散了吧。”

薑兮虞訪曆人間數日,逢夜幾乎未能安寐,眼下早已淡淡烏青,此刻隻想回去休息,無暇再多言語。

話罷,她撐著傘便要離去。

“雁霞仙子,仙子,請留步。”穀長神情緊張,突然出聲攔住她。

薑兮虞眉頭輕皺,不悅地停下腳步,聲音微冷,回頭問道:“何事?”

穀長“噗通”一聲當即就跪下了,緊隨著,嘩啦啦後麵的一大群穀民也隨之跪下。

薑兮虞眉頭皺得更深了,言語有些不耐地問道:“穀長這是作何?”

穀長伏在地上,頭深深的埋著,消瘦蒼老的腰彎彎地垂著,顫顫巍巍地顯出一絲惶恐,聲音不穩道:“老朽,老朽一事稟告。”

薑兮虞半眯著眼,眉眼間倦意明顯,她心不在焉道:“請說。”

話音剛落,眼角處瞥見一大群人烏壓壓跪著的身影,她隻覺得眼上方隱隱作痛,心情莫名煩躁,不適地伸手揉了揉,又道:“站起來再說。”

穀長哪敢,他接下來要啟稟的事可事關重大,攸關雁霞穀的禁忌,自然俯首而跪,表情嚴肅著,一動也不動。

薑兮虞乏累得緊,她素來最討厭這些規矩,可鳶姑看重,而且穀民們也根深蒂固地遵守著。她無奈,也隻能隨他去,“罷了,你說吧。”

“是。”穀長這才開口,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,“前幾日傍晚,林家姑娘小年在梅花林中采完蘑菇正欲回穀時,突然瞥見已洛湖上漂著一個人。”

薑兮虞疑惑地反問道:“人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免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