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,(1 / 2)

神元 無風止境 1552 字 4个月前

兩人跑了一炷香的功夫,在一個個巷子中穿行,終於到了目的地。停下腳步,渾身已經濕透,衣服沾了水緊貼著身體,人能感受到強烈的濕滑感,有些難受。

破廟位於郡城東南角,就如同其名字一般,破廟真的很破。木窗是貼的白紙,風吹雨打之下,早已破敗不堪,隻有窗角有些許殘餘,風一吹,便飄立起來。匾額也不見蹤影,想想也是,畢竟算是優質的燃料,沒理由掛著浪費它剩餘的價值。

一進破廟,便能看見一尊文殊菩薩坐像,告訴著來客破廟是誰的道場。菩樹像是石製的,荒廢多年仍保存完好。

“清貧使人靜好,遠離是非。果然這個道理於人於佛都是適用的。”

風止境有些感觸:君子便是要安貧樂道。

廟裡有些漏雨,屋頂一些瓦片不翼而飛,雨水無孔不入,滴落在廟中散落的稻草上,發出低沉的聲響。

小乞丐很快在一塊乾燥的地方盤腿坐下,把密布布丁的衣服脫下,隨手搭在一旁的草堆上。赤裸著上身,肋骨較為明顯地凸顯出來。

“來,來這邊,這一塊是廟裡最好的地方了,平時還輪不上我們。”

見風止境還在打量著佛像,小乞丐招呼了一下,叫風止境過來坐。聞聲,風止境注意到了一角的小乞丐,點了點頭,走了過去。

“明日就是六公主到訪滄浪樓的日子了,整個留郡好熱鬨呢!最近好多富家子弟、青年才俊之類的紮堆地往留郡鑽,剛開始我就以為你哪個大福人家的公子哥呢,沒想到是一個窮鬼。”

“……”

風止境笑了笑,把身上被淋濕的素袍脫了下來。

“也多虧了這些公子哥,郡守怕我們這些乞丐在街上向這些顯貴討要,前些日子便把乞丐們招呼到西門外的城隍廟裡,每日還供應早晚飯,大家都臨時搬到城外去了,倒是便宜了我兩。”

說完,小乞丐向佛像走去。

“你怎麼不跟著前去,總是能吃個飽飯吧。”

“那些乞丐比我有力氣多了,那裡輪的上我吃飯啊,平常都不敢把飯帶回來,路上就吃完了。正好他們走了,我倒是能過上幾天逍遙快活的日子,怎麼可能跟過去找罪受。”

小乞丐在佛像後一陣翻騰,翻到了一個火折子和兩個乾饅頭到手上。

“嘿嘿嘿,這個李禿子可是藏了些寶貝在廟裡,那天晚上被我偷偷看到了,人一走便是便宜小爺我了。你怕是沒吃飯吧,不嫌棄,這兩個饅頭就送給你,以後可是要記得小爺,有錢了得請我好好吃上一頓。”

小乞丐把饅頭遞給風止境後,又在廟裡找了些乾柴,生了一堆火。又用幾根木棒搭了個簡易的架子,把兩人的衣物放上去烘乾。

“倒是多謝了,出門在外有口飯吃便是不錯了,哪敢挑三揀四的。”

風止境抱著饅頭慢慢啃起來,彆說,一天下來還真是餓了。饅頭有些黴味,應該放了一段時間,不過風止境吃得很仔細。

“你說話酸裡酸氣的,不過和彆的讀書人倒是不一樣,跟我們乞丐倒是挺像的。你不會是其它郡的乞丐,裝模作樣學了點,準備明日騙點錢財吧?得手了,可彆忘了我呀!”

“你覺得是什麼那便是了,不過明日留郡有什麼重要的事嗎,總是聽你提到。”

風止境也不太在意他人的看法,沒有過多解釋。

“你不知道明日的滄浪樓盛會?”

倒是輪到小乞丐驚訝了,這件事在這個月內可是留郡大街小巷茶餘飯後總會談及的大事。你可能不知道留郡的郡守是誰,但一定知道明日便是六公主到訪留郡的日子。

“大街小巷都在談論明日六公主登滄浪樓,會南韓英傑的消息。這六公主啊,雖然才十五歲,卻馬上要突破到魂師,又生得嬌美可人。身份、地位與實力不是旁人能比的,聽到她要到留郡,一些大家族的天才都趕赴留郡。傳言這次六公主前來留郡滄浪樓,便是為了擇夫,你明日也去試試,萬一和公主對上眼呢?豈不是一樁美事。”

小乞丐給風止境說明明日的盛會,最後還不忘打趣一番。

“年紀不大,懂的卻不少。”

對小乞丐的調侃,風止境也頗為無奈。

雨漸漸停了,枕著稻草,透過屋頂的破洞,能看見幾顆明星。第一次在道觀外入睡,風止境卻很平靜,望著夜空慢慢入了夢鄉。

----

一片大地上,同時凝望星空的不止一個人。

“公主,該休息了。明日還要登滄浪樓,會見其他青年才俊。”

留郡北部官道上停留了幾架馬車,馬車上也沒有家族徽章,旁人很難想象這一行人便是韓奇皇室的車隊。下人都休息了,整個車隊陷入了沉靜,一位衣著華貴的少女卻走下馬車,靜靜地望著星空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“不妨,我待一會兒便回去休息。”

少女沒有受到暗處走出的老者影響,繼續望著夜空。

“老奴知道公主在想些什麼,不過公主年歲也到了,是該找個如意郎君了,皇上也是為了公主考慮。”

“我明白。李叔,你覺得一個人一輩子最重要的是什麼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免登录 )